《南方都市报》来中国执教不为钱而为挑战

广州果王队欧冠最佳教练安德烈

安德烈在家中留影,他身后的圣诞树与“出入平安”映衬出中西交汇的味道来。

    人物档案

    安德烈·利马,前葡萄牙室内五人制足球国家队队长,1999年起效力于葡萄牙本菲卡俱乐部,2008年成为教练,在2009- 2010赛季率领本菲卡获得欧洲五人制俱乐部杯赛冠军。

    声音

    “我希望能够有一个新的环境,新的开始。中国的五人制足球水平较低,正因为这样,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我希望在中国执教,从而让球员,让俱乐部继续成长,这样才能体现教练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安德烈解释他放弃高薪来中国执教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中国的现状应该首先是对教练进行培训。我认为中国的教练的执教水平和方式都不是非常合理,所以我希望和教练交流,教他们如何去进行教学,这个才是最重要的,是一个源头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对于中国五人制足球球员基础技术不足,他认为根源是中国缺乏教练。

    随着中超俱乐部的老板们挥舞着巨额支票,越来越多的大牌教练与球星正涌入中超,实际上,在受关注程度较为逊色的五人制足球方面,也早有一些在国际五人制足坛声名较响的大牌来到中国:在第二届粤超联赛开赛前,广州果王古广明俱乐部宣布引进了一名外籍教练兼球员———葡萄牙人安德烈。当记者看到安德烈的资料时,不禁有些意外:他曾任葡萄牙本菲卡室内五人制足球队教练,在2010年率领球队夺得五人制欧冠冠军,并获颁欧洲最佳教练。现年40岁的安德烈,算得上是五人制足球界的“穆里尼奥”,然而,他却出现在了中国一个区域联赛的俱乐部里,无论是待遇还是地位都远远比不上欧洲赛场。为什么他愿意“屈身”?

    一个公司职员如何走上职业足球路的?

    有朋友建议去踢踢五人足球……

    对于安德烈来说,五人制足球并不是从小就存在的梦想。在年轻时,他还是一名公司员工,在空余时间参与当地球队的11人制足球训练与比赛。然而另一个城市的一间公司以更优厚的待遇聘请了他,为了生活,他选择了跳槽,但忙碌的工作也让他无法抽出多余的时间来踢球。

    正当安德烈要放弃足球的时候,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给了他一个建议,让他尝试去踢五人制足球。出于好奇,安德烈参加了当地俱乐部的训练,由于没有五人制足球基础,他被分配到了二队。不过球队教练却看到了安德烈的天赋,他告诉安德烈:“多些到球队参加训练,你有潜力进入一队。”

    当时仅仅把足球当做爱好的安德烈想也没有想到,就在第二年,他便成功地进入一队,同年还入选了国家队,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。五年后,安德烈转会到了西班牙,拿到了西班牙联赛的冠军,又回到了葡萄牙。一年后,安德烈加盟葡萄牙劲旅本菲卡,一呆就是8年。之后,安德烈成为了一名五人制足球教练。

    安德烈感叹道:“人的一生总要受到别人的影响,从而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,我十分感激当时介绍我踢五人制足球的朋友,还有十分信任我的本菲卡俱乐部,还有现在的古广坚(广州果王古广明俱乐部总经理),他们都让我的人生有转折点,有挑战。”

    怎样面对中国执教的各种困难?

    困难是挑战的重要一部分

    “恒大效应”使得外界看到中国俱乐部引进足球人士时,都会第一时间想到“钱”这个字。聘请安德烈也不例外,广州果王古广明俱乐部从一开始就被认定肯定花了巨资,不过古广坚坦言,安德烈是由在澳门的朋友介绍过来,并没有花费很大的资金投入。安德烈告诉记者,在本菲卡夺得欧冠冠军后,有俄罗斯的俱乐部找到他,希望他前去执教,并且开出非常优厚的待遇,但在思量之后他拒绝了,还是选择过来中国。

    “因为在中国执教充满了挑战。”安德烈说。

    中国的五人制足球发展还处于起步期,安德烈正是看中了这样的萌芽。“虽然过来中国执教有很多因素,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,在足球运动上充满了潜力。”安德烈说,俄罗斯与很多欧洲国家一样,五人制足球的水平已经很高,去当教练就仅仅是一名教练,延续强队的历史让强队继续强大,没有任何的挑战,也没有发展的空间。

    对于来中国执教,安德烈已经预期到了种种困难,相比欧洲与南美,中国五人制足球在待遇还是球员水平等方面,都无法与足球强国比拟,不过安德烈对此显得十分淡然:“困难才是挑战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啊。”

    中国五人制足球差在哪里?

    队员在球场上的跑位意识很欠缺

    果王俱乐部还引进了多名巴西与葡萄牙的职业五人制球员,这些其实都是安德烈的“追随者”慕名而来的,水平十分高。而正因为如此,外籍球员与国内球员之间的落差便显得更大了,安德烈说:“他们从小就开始接受系统化的训练,而相比之下,我们还只是刚起步的阶段,五人制球员连职业化都没能做到,这样的差距不是短期内能够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在有耐心地做一些事,为了对本土球员进行培训,只要比赛过程中有领先的空间,安德烈就会把外援换下,自己上场带着四名本土球员进行比赛。通过用数字表示站位及战术,让球员之间在沟通上没有了障碍。

    和11人制足球一样,中国五人制球员的无球跑动同样是劣势,安德烈认为球员在球场上的跑位意识还是十分欠缺,他说:“在欧洲,青少年要加入成人队,往往都要通过至少三四年的锻炼,而现在球队中的年轻球员正是缺乏了这些锻炼,在球场上都是在乱跑。”通过几个月的练习,本土球员在场上的跑动已经有目的性了,但虽然有进步,一向要求比较高的安德烈觉得这还是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安德烈认为,“执教始终是一个团队的事情,而不是靠一个人去改变一切,再优秀的教练,也需要各种各样的支持与帮助。”他说,俱乐部的支持和帮助,是他现在能够尽职工作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有想过执教中国国家队么?

    肯定希望,但现在急不来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“肯定是希望成为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的,因为那是一种荣誉。”安德烈十分自信地说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不过安德烈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,现在能够做的,就是一步一步慢慢来。“短期内让国家队有提升是几乎没可能的事情,只能期盼有奇迹的出现。所以我现在的目标,是希望能够先改变果王俱乐部队员的水平,找出在中国教学的方法手段,慢慢让他们能够有提升,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葡萄牙国家队也早与安德烈有过接触,目前该队世界排名第五,安德烈说即使他做教练也很难见到有很大提升,“所以现在我希望来到中国来接受新的挑战,走出欧洲去看看。”安德烈的东方之行,受到很多朋友的质疑,他们无法理解安德烈为什么要到五人制足球发展落后的中国,安德烈却说:“我的直觉告诉我让我来到中国,他们越质疑,我就越想过来。”

    在广州生活如何?

    爱中国茶爱泡温泉

    位于广州海珠区安德烈的住所,阳台落地门张贴着门神,房间门上粘着“大吉”,都是中国的传统习俗。安德烈的女朋友招待记者时,泡了一壶普洱,安德烈说,这是古广坚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来到中国的几个月,安德烈还算是适应,平日每天都在研究教学与战术,偶尔还会和俱乐部人员去看个电影或是泡泡温泉———泡温泉是他十分喜欢的放松方式。安德烈的女朋友在葡萄牙时是一名社工,做一些帮助老人的工作,她舍弃了一切陪伴安德烈过来中国,不过现在由于英语不够熟练,暂时还没工作,在家一边做“全职太太”一边学习英文。对于女友的支持,安德烈十分感动,已经和女友拍拖3年的他觉得,自己是时候结婚了。专题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马骁男  


  • 指定比赛装备-锐克体育
  • 指定比赛用球-茵浪体育
  • 指定比赛用水-日之泉
  • 足球报社
  • 新浪网
  • 赛格地板
  • 白云山和黄中药
  • 亚超力
  • 粤超官方指定店